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儒武爭鋒 > 章節正文
卷之三,誰與爭鋒第兩千三百六十六節:你也是地球來的?
儒武爭鋒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msbnch.co/book/xiangcun41/229448/ 武士雙手撐在地上,依舊長跪不起,低頭沉默不說話,看不清他的表情。

    道家煉氣士打扮的男人搖了搖頭,眼神堅定。

    兩名儒生打扮的學子各自對看了一眼,其中一人開口說道:“我等不并非為了學武而來,乃是仰慕您的經世致用之道!”

    另外一名學子說道:“我兩人雖然早于閣下兩年入學,但一直懵懵懂懂,不知大道所在。直到今日曲水流觴文會,聽閣下舌戰群儒,方知大道在乎‘致用’,懇請閣下收我們入經世家門墻!”

    秦楓不禁笑了起來,對著兩人說道:“你們來求我讓你們入經世家的門墻?”

    兩名儒生異口同聲道:“正是如此!”

    秦楓笑著指了指身邊的姜雨柔說道:“那你們可真是提著豬頭拜錯廟了。經世家的掌門是姜雨柔,姜學究,你們能不能入經世家,我說了可不算,得她說了算!”

    兩名儒生頓時臉色難看,看向姜雨柔,卻是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話來。

    之前他們對著秦楓,說的話那叫一個情真意切,面對姜雨柔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秦楓看向兩人,徑直冷笑出聲道:“帶一句話給你們上清學宮儒家,休要在我這里,使這些花樣了!跟我秦楓玩,他們還嫩了!”

    聽到秦楓的話,那還跪在地上的兩名儒生皆是一愣,各自剛要流露出茫然神色,秦楓又笑道。

    “怎么?非但不承認,還想要偽裝嗎?”

    秦楓冷笑出聲道:“你們還要裝到幾時?”

    兩名儒生當中,其中一名忍不住大聲反駁道:“秦楓,我們真心仰慕你的經世致用之道,想要拜你為師,用心求學,你為何偏偏刁難我們……”

    他大聲說道:“刁難我等也就算了,居然還說我們與言……”

    那名儒生似是覺得自己直呼信夫子言一諾的名諱,實在有些違禮,只得改口說道:“你居然還懷疑我們是那位大人派來的奸細,這實在是太叫我們傷心了!”

    另外一名儒生也大著膽子說道:“秦楓,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等算是知道你的為人了。這般獨斷專行,實在是難為我等的先生,告辭!”

    兩名儒生憤憤然離去,姜雨柔在一旁有些惋惜地說道:“秦楓,我覺得他們未必就是言一諾派來的奸細。就算是,人心也是可以改變的,經世致用之道,畢竟是當世大道,久而久之,他們真正成為經世致用之道的踐行者,也并非全無可能……你何必要拒他們于千里之外?”

    面對姜雨柔的困惑不解,秦楓笑道:“他們即便不是言一諾的奸細,他們也是些圖謀不軌之人,有什么可惜的!”

    秦楓笑了笑說道:“武家聽說我就是《穆風傳》的原型,在這爹爹不親,姥姥不愛的聞道星,我對于武者就像黑夜之中的一盞明燈,他們來找我拜師,合情合理。但是,儒生來,本身就不是很合理……”

    秦楓分析說道:“言一諾不過是輸了一場給我,而且還不是他輸的,只是他扶持的荀有方輸給了我,大樹未曾傾斜,甚至連根基都沒有傷到。這種情況之下,誰會急急忙忙趕來投入我的門墻?”

    姜雨柔輕聲反駁道:“他們也說了,他們在別家一直都沒有什么建樹,聽了你在曲水流觴文會上的辯論,對于經世致用之道很感興趣,所以才要入經世家的門墻,這一點邏輯上沒有毛病啊!”

    秦楓笑道:“邏輯上的確沒毛病,可這本來就是一個很大的毛病。既然是感興趣經世致用之道,那么拜你這位經世家的掌門為師,有什么問題?為何他們會面露難色?”

    姜雨柔聽到這里,她眉頭微微蹙起,低聲問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秦楓聽到姜雨柔并不避諱這些,他便點了點頭說道:“上清學宮儒家想來鄙夷女子,若是他們的確對經世之道心悅誠服,拜你為師,也沒有關系。可他們偏偏不是沖著經世致用之道來的,他們拜我,就可以用我的名聲去完成很多以前做不了,做不到的事情……”

    秦楓的話鋒一轉道:“可是他們若是拜師的是雨柔你,非但對于他們的文名不會有太多的增長,甚至可能會因為拜師女子而受到其他學宮中人的恥笑。一來一去,他們都是權衡利弊的老手,當然只有拂袖而去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秦楓笑了笑說道:“至于什么‘道不同不相為謀’的話,不過是給自己一個臺階下,往臉上貼貼金罷了!”

    姜雨柔聽到秦楓的話,雖然心里知道他說的在理,嘴上卻是嬌嗔道:“你這人真的好過分啊,居然拿我當試金石!”

    秦楓笑著寬慰道:“夫人,這不是迫不得已嗎?”

    沒等姜雨柔開口,竹門外還跪著的那名道家練氣士模樣的青年就嘖嘴道:“收不收我為徒,給個說法唄,收就收了,不收就不收了。”

    他邊說邊吐槽道:“這邊讓我跪著,也不給個說法,一邊也不管我樂意不樂意,就往我嘴里塞狗糧,有你們這么做事的嗎?”

    姜雨柔眉頭一挑,似是對這不識好歹的道家練氣士很是反感:“你若不耐煩,你便離去就是了,也沒有人求你跪在我們門口。看著也礙眼!”

    練氣士這才趕緊服軟道:“師母,是我錯了還不行嗎?師母,師母大人您高抬貴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行嗎?”

    秦楓笑了笑,問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你怎么會知道‘狗糧’這個詞?”

    那名練氣士也是說得順口了,陡然意識到了什么,看向秦楓的眼神也有些不對了。

    “咦,你怎么知道‘狗糧’的意思?”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不僅知道狗糧的意思,我還知道單身狗是什么意思!”

    練氣士這一下徹底跪不住了,他“蹭”地一下爬了起來,看向秦楓,簡直目光就像是遇到了絕世美女似得:“你也是地球來的?不會吧,他鄉遇故知,這種地方我們也能遇得到啊!”

    秦楓笑道:“你也是?你是怎么來的?被雷劈了?還是出了車禍?”

    練氣士嘖嘴道:“我哪里知道?我一覺醒來,就到了這個鬼地方了。怎么?你是魂穿啊!”

    面對秦楓和這名練氣士的對話,姜雨柔反而一下子有了一種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覺,她看向兩人問道:“你們都在說些什么啊?”

    作為一個中土世界的人,姜雨柔一路飛升到了天外天,也算是見多識廣了。

    至少比起上清學宮里那邊個大家閨秀們要高得太多了。

    可饒是如此,秦楓與練氣士說的很多詞匯,單獨拆開來一個字,她都認識,聯系成一個詞,就都不認識了。

    練氣士與秦楓聊得投機,一拍大腿道:“我叫褚木賢,你看我們都是地球來的,你怎么樣也得收我當你的嫡傳大弟子吧!”

    哪里知道秦楓笑了笑說道:“我也沒有什么可以教你的,大家交個朋友吧!”

    褚木賢頓時一驚:“你不肯收我?!”

    秦楓點了點頭。

    褚木賢登時目瞪口呆:“我們可是老鄉啊,你憑什么,你憑什么不收我啊!”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學的是儒道和武道,我如何教你道家的法門?”

    褚木賢把頭上的帽子一摘,扔在地上說道:“那我重修就是了,我又不要緊的!”

    他嘀嘀咕咕說道:“我過來這么幾十年了,怎么這么倒霉啊,次次奇遇都沒有我的份!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老鄉,居然都不要我,我怎這么慘啊!”

    姜雨柔不禁對著秦楓皺眉道:“你跟他,是老鄉?他是中土世界來的?”

    秦楓淡淡說道:“地球來的,我來中土世界之前的故鄉。”

    姜雨柔只得“哦”了一聲:“那你跟他不是有很多共同語言嗎?你干嘛不收他?”

    秦楓想了想,抬起手來,以神念牽動一枚須彌戒指,送到了他的面前,秦楓隨后對著褚木賢說道:“褚兄,這里有一枚須彌戒指,里面有一些仙晶,贈給你做修煉的資糧吧!”

    褚木賢一下子就愣住了:“秦楓,你打發叫花子呢?我是為了跟你討這么一點仙晶嗎?”

    他一邊說著,一邊還是抓住了那枚須彌戒指,收進自己衣袖里,就好像是生怕秦楓反悔似得。

    秦楓正色說道:“你既對自己之前所修煉之道,沒有半點眷顧,說重修就要重修,可見你根本連一顆問道之心都沒有,如何能夠修煉有成?”

    沒等褚木賢反應過來,秦楓已是繼續說道:“天助者自助,你每每抱怨機遇從你手中錯失,你可有想過,你有沒有做過些什么,以此來主動留住你自己的機遇?”

    褚木賢一時錯愕當場,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秦楓看向褚木賢,沉聲說道:“這也是我不愿意收你入經世家門墻的緣故。以你這樣朝秦暮楚,朝三暮四的性格,即便是入了我經世家,以后也是一匹害群之馬!”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男神來自婦產科   白蓮圣徒   網游之超級傀儡軍團   神刃   身世系列之校園封暗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
快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