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最強門閥 > 章節正文
第三十七章委屈的賀知章
最強門閥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msbnch.co/book/xiangcun41/282865/ 范府別苑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樣,原來范劍少爺今天從街上帶了個乞丐回來。

    這下不得了,尤其這個乞丐一路上都是在嚎啕大哭。

    下人們三五成堆的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膽大的甚至伸出手對明堂指指點點。

    ……

    “哎呀,小少爺今天拖了個乞丐回來啊?”

    “誰知道呀,你看那乞丐真奇怪,從進了院子就一直哭。

    如今少爺給他安排了一大桌子菜,他居然還在哭。”

    “嗯,還是邊吃邊哭,他也不怕噎著?”

    ……

    往常范老夫人一定已經出身呵斥。

    可是今天,老夫人看了看下人們,又看了看明堂,搖了搖頭便走開了。

    “哎呀,你慢點哭,慢點吃,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怎么著你了”

    范劍盯著眼前的乞丐,有些啼笑皆非。

    隨即他又看向明堂外的下人們,覺得頭都大了。

    “行了,行了,大家伙熱鬧也看了,快去準備好熱水,再準備好一身合適的衣服”

    范劍說到這里指了指正大快朵頤的乞丐男子。

    下人們連忙點頭應是,忙活去了。

    那乞丐男見壯,顧不得嘴里咬著的花肉就作勢拜倒。

    范劍連忙攔住了,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吃完了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說到這里,小少爺暗自擦了擦汗,

    “賀大哥,等你收拾妥當咱們書房細聊。”

    那乞丐男子聽了很是感動,沒想如今自己這樣,小少爺還能認出自己來。

    ……

    不一會,那乞丐男子已經換好衣服,隨口問了范家下人少爺的書房在哪,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時一旁的一個婢女連忙朝剛被問話的下人跑了過去,好奇問道,

    “剛剛那個人是前面少爺帶回來的那個乞丐嘛?”

    “好像是的呢,沒想到他這么收拾一番以后,看起來還挺有才氣的”

    “他會不會是少爺新招的下人啊”

    另外一個婢女興奮的問道,

    “你想多了,你們不覺得他看起來很熟悉嘛”

    ……

    “咦,你這么一說,我倒是覺得他長的很像幾年前幫我們少爺打官司的那個京城來的……”

    “訴訟師”

    “對對對,好像叫什么……”

    “賀知章!”

    “對哎,好像真的是他”

    “這才幾年,他怎么變成乞丐了啊”

    ……

    ……

    書房。

    范劍正望著默立身前的青衣男子。

    良久。

    “賀大哥,這幾年你怎么了?”

    那青衣男子聽到范劍的話語,仿佛再也忍耐不住一般,竟然直接跪倒在地,含著熱淚道:

    “范劍少爺……”

    范劍眼皮跳了跳,你丫的才犯賤少爺!

    不過他還是仔細聽完了賀知章的哭訴。

    原來,這廝當年打完官司以后被一伙來歷不明的人搶劫了。

    這伙人還恐嚇他,不允許回到京城,不允許報官,更不允許到范家別苑去申訴。

    如果賀知章不答應或者言而無信,他們就會把賀知章遠在京都的妻兒給殺了。

    這賀知章一個普通老百姓,除了思維活躍,考了點小功名,會點嘴皮子功夫,他哪受得了這個。

    只好在錫山港附近流落街頭,乞討為生。

    還得掩蓋臉面,躲著范家別院的人。

    范劍想著,這貨也忒慫了吧?做乞丐都得藏著掖著?

    他看了看跪坐在地上的賀知章,忽然又覺得這也不能怪賀知章性格怯弱。

    其實稍微用腦子想就能明白,愿意如此費心去對待賀知章的。

    除了他曾經因幫助范府少爺打官司而得罪的劉閥便不會有別人了。

    小少爺想到這里,不由嘆了口氣。

    歸根到底還是因為自己受的牽連啊。

    不過這劉閥也太小家子氣了吧。

    范劍不再多想,連忙把賀知章扶了起來。

    然而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兩人就這么尬坐著,書房頓時一陣沉默。

    ……

    賀知章看著眉頭緊皺的范劍少爺,一時半會也不敢開口。

    過了一會,他看著范劍的眉頭皺的越來越深,只覺得自己如坐針氈。

    他一邊小心的注意著范劍的神色,一邊小心的不斷挪動著屁股。

    這小少爺不會要殺人滅口吧?他難道擔心我泄露當日他給我的支的主意?

    想到這里,賀知章如夢初醒,大驚失色,連忙拜倒在地,高聲喊道:

    “范…劍少爺……”

    范劍冷不丁被嚇了一跳,怒吼道:

    “你別喊我范劍少爺了,要么就喊我少爺,要么就喊范少爺,”

    講到這里,似乎還不解氣,他又用手邊指著賀知章邊咬牙道:

    “以后…不允許你…喊我…范劍…少爺!!”

    范劍說了拍了拍額頭,你丫的才是犯賤少爺!!

    地上的賀知章哪里見過這么發火的范劍,而且他覺得這火發的莫名其妙。

    此刻,他的眼神,他的眉毛,他崛起的嘴巴,處處在告訴別人,他…很委屈!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叫范劍少爺跟少爺和范少爺到底有什么區別。

    范劍過了一會似乎也冷靜了下來,他看著委屈巴巴的賀知章,突然像有了主意一般。

    只見他湊到正委屈的賀知章眼前,雙手扶著賀的肩膀。

    露出一副自以為很親切的笑臉,開口說道:

    “賀大哥,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啊”

    賀知章盯著前后反差極其強烈小少爺。

    他實在不敢多說話,眼睛溜溜的轉著。

    少爺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他要給我挖坑了?這是笑里藏刀呀!

    賀知章越想越害怕,他的身子悄悄的往后挪著。

    在賀知章的潛意識里,他就想離眼前這個少年遠一點。

    “你來當我的管家怎么樣?”

    賀知章聽著眼前少年的話語,有些不理解,挪身子的動作也停了下來,猶豫著說道:

    “范……少爺”,

    他剛開口又停住了,一陣后怕,差點又喊成了范劍少爺,他撫了撫胸膛,再次開口道,

    “范少爺,你這范家別院貌似……已經有了管家了。”

    賀知章已經流汗了,他生怕眼前少年明里讓他當管家,轉手就讓人把他給殺了。

    他這是在委婉的拒絕。

    范劍沒有發現賀知章的小心思,他看起來很興奮,拍了拍賀知章的肩膀,

    “不是,我是說你來做我個人的管家,我準備自己做點生意,缺個管事的……”

    賀知章聽完還有些懷疑,

    “少爺,你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范劍也不管賀知章有沒有聽,一股腦的把自己這兩年想的計劃全說了出來。

    賀知章隱約聽到什么牙刷,帽子,房地產,雇傭軍,他有些迷糊。

    這少爺怕不是腦子壞了吧,這是做的哪門子生意。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眼前還滔滔不絕的少年,

    算了算了,就當陪少爺壞一回腦子吧。

    想到這里,他咬了咬牙,似乎下了什么決心一般。

    只要能活命,裝個瘋賣個傻誰還不會了?

    于是,書房里的二人,一個夸夸其談,一個不停的點頭,多么和諧的畫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新狩獵紅塵   末世重生之分身   入世小道士   我攤牌了我是億萬富翁   踢開扶弟魔當贅婿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快乐彩开奖号码 一本道丝袜伦理快播 188篮球比分 新疆11选5 投资理财平台哪个最好 广东快乐10分 11选5贵州 东京热qvod快播电影 篮球比分直播手机版 搜番号网 全民炒股 NBA比分预测 军嫂a片 彩客网篮球比分直播 2019先试用麻将外挂 山东十一选五 北京小赛车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