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星光灼灼 > 章節正文
正文卷二十七章酒吧茲事
星光灼灼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msbnch.co/book/xiangcun44/290445/ 陳意下樓導演剛好進來就讓他幫忙去拿喝的,王博逸在后面拿著眼藥水追下來時已經不見了人影。

    聚餐開始,陳意手里拿著炸串連連夸贊廚師手藝好,王博逸穿著寬大的衛衣,他剛洗過頭,頭發放下來順順的有種少年氣。

    吃完晚飯夏微微和劇組幾個女演員去洗碗筷,余夏和陳意收拾了桌椅。

    導演說讓明天給大家放一天假就當是放松一下,所有人都歡呼雀躍幾個同組的演員說是要一塊去附近酒吧玩一玩,陳意在山里憋了這么久好不容易回來了,當然也雙手支持。

    王博逸聞不了煙聞也不喜歡那么吵的地方也就拒絕了回家睡覺。

    第二天一早天才亮不久,前路漫漫霧氣繚繞,馬路邊上的綠化帶上的樹草還凝著水氣,大清早除了江明外沒一個人,街道上顯的格外冷清。

    一陣晨風吹過,王博逸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他出來晨跑了一會在門口轉了幾圈遇見了余夏,余夏氣喘吁吁地對他說道“陳意他們幾個似乎一晚上都沒有回來,剛去敲門都沒有人開,要不你去他房間看一下?”

    王博逸撇了她一眼從口袋拿出手機沒有人接,兩人又跑上樓去也沒找到人。

    許是動靜太大旁邊房間的夏微微穿著睡衣走了出來“怎么了?”

    “陳意他們昨天晚上去酒吧沒回來現在還沒回來,電話也打不通。”王博逸皺著眉拿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似乎很急。

    夏微微聽到他竟然搭理自己了,頓時心花怒放,她安慰道“我知道這附近的那幾家酒吧,帶你去看看不就得了,等一下我收拾一下。”

    夏微微本來是要開摩托的但是出來沒帶手套頭盔也只有一個,王博逸把頭盔遞給她“我來吧,你上來。”

    夏微微笑著坐好,拉住他的衣角,雖然刀子一樣的風刮在身上,但是她的心里卻一點也不冷。

    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地方王博逸這才舒展開身體,但臉上煩燥的神情卻始終沒有緩下。

    此時,酒吧的大門被十幾個手持棍棒的混混兒堵著,大廳里躺著七八個保安和服務生,二十幾個沒來得及離開的客人膽顫心驚的站在大廳的一側,十幾個大漢正肆無忌憚的在酒吧里做著破壞,而還站著的酒吧員工則聚在一起,一臉悲憤的看著這群破壞的人。

    看的出這幾個人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社會小混子氣息,不過那反著拿彈簧刀的防備姿勢在王博逸看來,也就是打架的門外漢,屁都不懂。

    “你就站外面等著。”王博逸對夏微微說道,夏微微取下頭盔笑盈盈的說“別小瞧我哦,我可是散打冠軍。”

    王博逸不置可否的笑笑“那就讓我見識一下嘍。”

    兩個人沖上去話不說,撂倒了門口的那群混混,這樣的人看見兩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人把他們的兄弟一頓暴打,也沖了上去。

    雖然是兩人找了一片可王博逸腿上也挨了一棍子,夏薇薇上來急忙扶住他“沒事吧。”

    王博逸擺了擺手跌跌撞撞的走了進去一個包間一個包間的找,在一個VIP包房里找到了坐在角落的陳意和其他幾個同行的人。

    “你為什么關機?大半天都聯系不上你,你知道我們有多著急嗎!”王博逸沖了上去,拉住他的手語氣有些沖。

    “忘記了,我手機沒電了,可以給他們幾個打呀,我們在一塊。”陳意低著頭囁嚅著,見王博逸一臉嚴肅的樣子,有些自責。

    “你讓我說你什么好?要不是夏薇薇知道這個地方,恐怕我今天也找不到這里來。”看見陳意的額頭有一點血跡,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我們先出去吧,帶你去醫院給你看一下頭上的傷。”王博逸說完就拉著他往外走。

    陳意還看見躺在地下的一片人和站在人堆里的夏微微一臉震驚“夏女俠!”

    “不過你們打他們干嘛?”陳意疑惑了。

    “他們不是囚禁你們的人嗎?”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是...不是你們搞錯了吧?卻只是這塊兩邊的混混起了沖突,人家沒囚禁我們。”

    “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就睡著了,早上醒來準備回去,然后他們在這邊起了沖突,我們怕出去被誤傷無辜,就想著在包房里待著,等他們打完了再出去。”

    “那你頭上的傷是怎么回事?”王博逸提起他頭上的傷,臉色又變暗了幾分。

    “這個是昨天晚上喝多了,不小心磕了一下,你看這血都凝固住了。”

    怕他不信,還把她的手拉上來,讓他摸了摸,果然只有一個很細小的傷口,旁邊血都已經凝固住了。

    這場鬧劇最后以賠償酒吧所有的損失和這些人的精神損失費醫療費為結局收場。

    錢當然都是夏微微付的,她讓陳意先把王博逸帶去了醫院,還好穿的厚沒傷到骨頭,但最近半個月還是不能再劇烈運動了。

    從醫院出來后一瘸一拐的王博逸推開了他,自己一個人在前面走著。

    陳意追上去不停的向他道歉“好了不要生氣了,這件事情怪我,我不應該手機關機。”

    王博逸還是沒說話,周圍的氣壓低的嚇人“隨便你。”

    陳意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搖了搖手里的車鑰匙“不理我,你是準備走回家嗎?”

    他腿受傷了也起不了摩托,沒想到人家直接從從一旁攔了一輛出租車坐了上去頭也沒回。

    陳意連忙騎上摩托車就追了上去“王博逸!”

    陳意外面騎著摩托車對著窗口大喊“你來真的呀!”

    王博逸對著出租車司機說“師傅開快一點。”

    剛回到別墅,余夏迎了下來“你腿怎么啦?陳意呢他怎么沒跟你一塊回來?”

    王博逸頭也不回的上了樓“死了。”

    這話剛好被剛進來的陳意聽到,他也有些生氣在心里想著要和他老死不相往來。

    余夏看他走了進來,連忙跑了上去“你沒事吧?”

    “沒事兒,沒事兒。”陳意擺了擺手跑去倒了一杯水喝。

    余夏跟了上去對他說道“感覺咱們這個劇組的風水不太好,你們老是受傷,要不就生病,我想要不,我有時間了去求一下簽。”

    陳意笑了笑,懶散的坐在沙發上“你們女孩就喜歡相信那些迷信的東西,誒不對,應該說是你,你就相信這種迷信的東西。”

    余夏聽到這些話心里很不舒服,然后在十幾分鐘后聽完陳意的話她更生氣了。

    陳意聲情并茂地講述了下夏微微是如何打倒了那些人,雖然他也并沒有看到。

    對夏微微的稱呼也變成了夏女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雅典娜1號   末日后的游戲世界   楚天歌   雷武九天   魏晉風云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快乐彩开奖号码 浙江11选5预测下载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浙江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遗漏 河北20选五的走势图 配资谈谈网论坛 极速时时彩官网 甘肃快3开奖号码今天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 云南11选5计划 期货配资靠谱吗 澳洲快乐8玩法 湖南动物快乐十分技巧 上港集团股票涨停 pk10八码百分百 15选5杀号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