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天芳 > 章節正文
正文卷149章答中了
天芳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msbnch.co/book/xiangcun48/283400/ “來來來,看作業了!”呂康順手分他一疊。

    樓晏心不在焉,手上翻著文章,目光卻跟著那條船。

    他沒看錯吧?她怎么跑書院來了?

    呂康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時不時哈哈大笑。

    “有趣有趣,這些孩子,比我當年老道多了,一個個年紀輕輕的,就這么懂應試之道。”

    他倒不是嫌棄學子們功利,科舉嘛,出題破題,本來就有格式的。

    只不過,思路限制久了,就不容易有靈氣了。

    “這幾篇倒是有點意思,可以留下來。”

    “咦,這個……”呂康一張張地看著手上的畫紙,漸漸入了神。

    翻到最后一頁,他看到上面的名字:“池璉?這是哪個學生?”

    老仆翻看了一下,回道:“老爺,名冊上沒有。”

    “莫非是外人?”呂康覺得有趣。

    樓晏回過神來,留意到這個名字:“池璉?”

    “怎么,你認得?”呂康揚了揚手上的畫紙。

    “或許認得。”樓晏伸手要來畫紙,目光落在名字上,已有八分肯定,“果真是她。”

    “誒?”

    樓晏仔細地看著這些畫,每一個線條,都像是從記憶中走來。

    他已經很久沒見到她的畫了。

    呂康看著他的表情,心里發毛:“小師弟,你這樣有點嚇人啊!”

    樓晏收了笑,回視他。

    “這樣就對了。”呂康拍拍胸口,“好端端的笑成那樣,還以為你思那個春了。”

    樓晏抽了抽嘴角,問那老仆:“書院里可還有姓池的?”

    老仆回道:“有兩個,一個叫池琰,一個叫池璋,似乎是兄弟。”

    池不是常見的姓,書院里不過幾百個學子,恰巧撞上的幾率不太高。

    樓晏點頭:“這就沒錯了,就是他們家的。”

    池璉是池家三公子,現年不過九歲。她這是借了堂弟的名。

    “你認得他們?”

    “池老相爺,師兄知道吧?”

    “哦,是他們家啊!”呂康恍然大悟,翻看起那疊文章來,“這個池琰,頗懂應試之道,我瞧著再磨一磨,中個舉人問題不大。至于池璋,文章過得去,思路頗有新奇之處,我方才抽出來,準備見一見人的。”

    ……

    老仆拿著名冊跳下船,正在議論的學子們紛紛圍了過來。

    尤其池琰,他自覺方才那篇文章,寫得精妙,信心十足。

    瞥到正在游湖的池璋等人,目中露出幾分輕蔑。

    交完功課就去游湖,可見他們根本沒想過會被取中,真是沒志氣。

    他干嘛跟這種人爭,真是掉份!

    池琰面帶高傲,專心聽老仆報名字。

    可是一連報了好幾個,都沒有他。

    眼看著到了最后一頁,他暗暗提起了心。

    老仆念道:“……孔蒙,池璋,池璉。”然后合上名冊,“請以上幾位隨我來。”

    池琰愣了一會兒,才意識到,他不在其中,反而池璋幾個中選了!

    那個池璉是誰,他想想也知道。

    怎么可能呢?

    池璋的水平他還能不知道?還有那個才回家的大妹,她一個女孩子,懂什么文章?

    和他一樣驚訝的大有人在,池璋還罷,孔蒙的水平,居然也能得呂先生青眼?

    池琰不由伸出手,叫住老仆:“已經念完了嗎?沒念錯吧?”

    老仆恭敬笑道:“老爺要見的,便是以上幾位。”

    池琰的朋友知道他的心思,叫道:“這不可能啊!怎么會沒有池大,反而叫了池二?池大的文章一向寫得比池二好,大家說是吧?”

    有不少人點頭附和。

    老仆仍是謙遜地笑:“這老奴就不知道了,老爺給的名字就是這幾個。”

    眾人無奈,只得相信。

    另有和池璋戴嘉關系好的,急忙沖他們招手,大聲喊道:“……快回來,先生要見你們!”

    池璋等人玩得正開心,忽然聽得岸上齊齊呼喊自己的名字,給嚇了一跳。

    孔蒙有點慌,問道:“我們做錯事了嗎?”

    戴嘉大大咧咧地道:“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四人劃船回去,上了岸,聽同窗說了,戴嘉張大嘴巴:“不是吧?他們倆真中選了?”

    有和他熟的嘲笑:“是啊!就你沒中,失不失望?”

    戴嘉滿不在乎:“我不中不是很正常嗎?快快,你們去見先生。”

    孔蒙受寵若驚,再三確認:“真的是我?沒搞錯吧?”

    “沒錯!念了好幾遍了!”看他這傻樣,少年們哈哈笑了起來。

    幾人往船上走的時候,池璋看到陰陰盯著自己的池琰,故意給了個挑釁的眼神。

    哼!沒想到吧?

    池琰臉色更黑,可惜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上船去了。

    池韞等人上船時,那幾個學子已經見過呂康了,只剩下他們三個。

    看到倚在船舷上的樓晏,池韞吃了一驚。

    兩人目光相對,樓晏平靜地挪回,好像什么也沒發生。

    真能裝。

    池韞低頭笑了笑。

    他們眼神交匯的時候,呂康已經問完另外兩人,說道:“你們這解法,雖然新奇有趣,但與公認的解法不同,就不怕考試的時候被判下等?”

    池璋老實答道:“倘若是考試,學生不會這么寫。”

    “哦?”呂康笑意隱隱,“你這是承認自己鉆營了?”

    池璋飛快地瞅了他一眼,說道:“科考是大事,不僅關系到學生一人,還有家中父母,自不能隨心所欲。”

    呂康點點頭:“你能為家中考慮,不錯。”又問孔蒙,“你呢?”

    孔蒙呆了一會兒,才回答:“學生沒想那么多……”

    呂康失笑:“這么說,你考試也會這么答了?”

    孔蒙道:“可能吧……”

    呂康明白了,這學生是真老實。他們是好友,或許被提點了一句,就往這個方向想了。

    問完這兩個,他把目光放在池韞身上:“你不是我們書院的學生吧?”

    池韞施禮:“小子是來看望兄長的,湊熱鬧交了一份作業。”

    呂康點點,問她:“為何畫了這樣一副畫,我倒瞧不出與題目有什么相干,你能解說一下嗎?”

    池韞點點頭,答道:“小子畫這副畫,意思就是,君子與小人,本無區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末世]重生喪妹   狂戰異界縱橫   抗日之鬼打鬼   世界科幻大師叢書——《日暮》   星際·青春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
快乐彩开奖号码